武夷随笔二

回复
facher
帖子: 3
注册时间: 2021-01-03 7:54

武夷随笔二

帖子 facher »

  赏完了武夷山的景, 大家缓步走出武夷山的胸膛,一旁突兀的巨大岩石上,铭刻“岩韵”摩崖石刻,“年年春自东南来,建溪先暖冰微开。溪边奇茗冠天下,武夷仙人从古栽。”以隶书体题刻在傍边,赫然醒目,这是宋代诗人范仲淹来此地游玩,留下武夷茶歌,来极力赞美大红袍的诗句。在没有摩崖的岩石上,岩缝处、石隙处或者在岩边上,都被茶树占据着,岩岩有茶,非岩不茶。

  华灯初上,也是武夷传说开始的时候,“往来皆人物,山中会知音”,这个知音就是渗入千年文化基因的大红袍。如果说没有文化的介入,没有文人的参与,没有艺术的想象,茶叶只是一片茶树的叶子而已。对于来到这里的人,尽情享受茶与文化结缘后演绎的美丽故事才是本色之事。

  印象大红袍演绎的大王与玉女的爱情故事,让完全无意的两座山峰赋予了生命,大王峰雄姿巍巍,玉女峰伫立溪畔,秀色亭亭,两处对视,情悠悠、意绵绵;山里的茶树苍苍,横亘其间,在自然的孕育下,凝聚了灵气,有了仙气,据说那个赶考的书生路过这里病倒,就是喝了这里的茶汤后金榜题名。武夷山,像是一颗星辰,闪烁在天空中,放射着令人注目的光芒。

  我们顺着这束光指引,走进传说武夷,这是家伴山伴水的茶舍,岭上树色含风,石边溪水带雨,茶师很专业,对于茶道,自有一番卓识,有三说:好茶、好水、好火候,亦有四说:好茶、好水、好茶具、好烹冲,更有五说:好茶、好水、好茶具、好烹冲、好环境。而环境一说,又有在林间、水边、深院、花前月下、知己等条件要求,这里最要紧的是品茶人自己要有一个好的心情。如果俗事缠身、性情焦虑,不在全然放松的状态下,什么好茶也喝不出个味道来。那么,怎么做到好的心情?即禅道:放下。我们来此之前,在都市的丛林里不停地忙碌、焦虑,现在来到这里,慢下来,放下一切困扰在我们身上的杂念,把时间花在这么美好的事上来,就会渐渐抚慰我们的心灵,使心灵回归本性与自然,这不就是茶中之道吗?!这里的茶师只泡乌龙茶,大红袍是乌龙茶的一个系列,主要品种是肉桂和水仙,肉桂属于灌木型,中叶,晚生种,叶面平,叶形长椭圆形,色深绿光泽,叶带齿,是大红袍里的当家花旦,水仙属于乔木型,大叶类,也是晚生种,这两大品种是在武夷山九龙窠茶园里种植最多的树种,采摘时间在夏季之前和立秋以后,和龙井茶采摘一样,避免雨天和带露水采摘。采摘以后,经过萎凋、做青、炒青揉捻、烘焙和拣剔等步骤,才会有最后的破水而出。冲泡时,和一般的茶叶方法不同,有独特之处,要求高冲、低斟、括沫、淋盖,喝茶时,是比较简单的一个动作,但喝下去不单单只是感官上的享受,更需要有精神层面上的满足,我们下榻的维也纳酒店里,有一首唐代卢仝的七碗茶诗:
一碗喉吻润,二碗破孤闷。
三碗搜枯肠,惟有文字五千卷。
四碗发轻汗,平生不平事,尽向毛孔散。
五碗肌骨清,六碗通仙灵。
七碗吃不得也,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
  我不知道他当时喝的是什么茶,好像是感官在这里起了联觉作用,启动了精神世界,借助茶,仿佛穿越千年时空去和古人展开一场对话,我想去看下他当时喝茶用的碗,连喝七碗,也是够海量的,倒是与品茶的意境有些不和谐了;苏东坡在杭州时,曾经喝过这么七碗茶,“何须魏帝一丸药,且尽卢仝七碗茶”,似乎拿来充作感冒冲剂了。现在随着科学技术进步,已经发现茶叶里面可以提取抑制新冠病毒的元素,人类对茶的认知水平也在不断地提高。

  大红袍,长于深山,天生具有品性纯洁的特质,与君子的道德观具备同样价值属性。鲁迅先生对着茶发出了喝茶是清福的感叹,他的《喝茶》,如同他杂文的风格,理性而实在,我感觉读这篇文章有点酸酸了,里面我看到老曾的身影。倒是他弟弟周作人,比较有喝茶的心得,懂得品茶,他的《喝茶》与他兄长截然不同,“同二三人共饮,得一半日之闲,可抵十年的尘梦”,一杯茶的闲适就是快乐,可见他是懂茶的。几年前,我淘了他的《苦茶随笔》。

  喝完茶离开,空明澄澈,疏影摇曳,今晚我们拥有了溪边的清风,山间的明月,耳朵听到了声音,眼睛看到了形色,这些声音和景色让我们得到了心灵的安抚,是大自然馈赠的礼物,我们在此得到暂时的安享与释放,心经说心无挂碍,就能修的无上的正等正觉。

  谨此,感谢王总为这次武夷游玩所耗费的精力、物力和财力,感谢大家的参与。
寂默心流

Re: 武夷随笔二

帖子 寂默心流 »

  起立鼓掌,感谢老友赐寒庐美文,一时蓬荜生辉,茶香四溢。这文章选进中学课本,我看中!

  偏个题:文中范仲淹的诗,我检查了一下平仄,发现不对劲,上搜韵网一校验,印证了我的感觉,不谐音律处挺多,看来古人也不是首首都写律诗,只要意境好,不必拘泥于细节。

  老曾在文中又是负面形象,按理说“酸酸”的人应该是有才的,孔乙己还知道回字的五种写法呢,老曾粗俗不堪,真没资格酸,好好当个普通人,此心安处是我乡。
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