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《卜算子·黄州定慧院寓居作》

回复
头像
真老橙子
网站管理员
帖子: 1112
注册时间: 2007-11-03 18:04

读《卜算子·黄州定慧院寓居作》

帖子 真老橙子 »

  最近微信“看一看”总是隔三岔五地给我推送这首词,弄得本已衰微的我更加的寒凉,那我索性直面挑战,将之推送给大家,要凉大家一起凉,呵呵。
卜算子·黄州定慧院寓居作

缺月挂疏桐,漏断人初静。时见幽人独往来,缥缈孤鸿影。
惊起却回头,有恨无人省。拣尽寒枝不肯栖,寂寞沙洲冷。
  有人解读这首词时说它反映了苏轼怀才不遇,孤芳自赏的情怀,我看这角度错了,这就是一个刚到贬黜之地的落魄文人的极致写照,真是衰到了极点,哪里还有什么自傲可言。

  “缺月挂疏桐,漏尽人初静”,夜半时分,一轮弯月挂在没有了叶子的梧桐树上,“初”可以看出北宋的繁华,要知道唐朝号称盛世,都还在搞宵禁,没有夜市,平民每天只吃两顿饭,只有到了宋朝才取消宵禁,发展出夜市,睡得晚了,才允许平民吃晚饭,看得出那时的宋人要休闲到深夜才休息。可恰恰是人们都睡下后,一个人出门望着缺月疏桐才更显得寂寞。

  “时见幽人独往来,缥缈孤鸿影。”,时不时有个幽静的人在院内独自徘徊,像天上孤独飞过的落单大雁的模糊影子。

  “惊起却回头,有恨无人省。”,走着走着像受惊一样回下头,扫视四周,心中有恨,又有谁懂得。这个“却”字难解,估计是为了照顾词牌的平仄要求吧。

  “拣尽寒枝不肯栖,寂寞沙洲冷。”,边走边捡捡地上凉透的树枝当柴吧,迟迟没有睡意,心里像河边的沙洲一样悲凉。

  如果到这儿就结束了,那就有点儿小看这首词了,后人评价此词句句双关,那肯定是有它的独到之处的。实际上早在宋代就有关于这首词的故事了,并且还是个很凄婉的悲剧故事。说的是苏轼刚到黄州时住在这个定慧院,当时他也确实经常抑郁得睡不着觉,半夜吟诗作词以消愁,这时经常有个当地小官的小女在窗外徘徊,仰慕时年46的大文人。此女年16,颇有姿色,却迟迟不肯嫁人,看来是个眼界颇高的文艺女青年。有时老苏发现了窗外的人影,推窗探头,却只见此女翻墙而出,留下一个模糊的背影。老苏知道此女心意后没有表示,却找到她家为她介绍一个王家的儿子,估计还是没成。后来苏轼离开了黄州,此女忧郁而死,葬在了沙洲边。一次苏轼回了黄州,知道此事后,写下了此词纪念此情此景此事。大家现在看这首词,是否意境大变了呢,呵呵,大家尽情发挥吧。“惊起却回头,有恨无人省”,这应该是描写回黄州的苏轼夜晚在床上猛然感觉此女站在身后,受惊坐起,回头望,却茫然无所见,此恨绵绵何从说起。“拣尽寒枝不肯栖,寂寞沙洲冷。”这句应该是感叹此女像凤凰一样看遍了身边的梧桐枝都不肯栖,不肯嫁,最后冷落地葬在了沙洲的结局。

  古代就有人诟病苏轼为何不纳此女为妾,还间接地导致了她幽愤而死。我觉得这些人堪称古代的杠精。苏轼那时刚到黄州,人生地不熟,还没有建立起比较友善的人脉,处境还非常艰难,他有啥能力马上纳妾?何况自己还是刚被贬黜之人,实际上处于软禁状态,一言一行都要被地方官定期汇报朝廷的。如果他此时这般高调亮相,被皇帝和政敌知道后一定会被马上贬到更差的地方吃荔枝去,岂不是害人害己!看来苏轼住的地方好啊,定慧院,有定力,有智慧。戒就算了,我们还指望他不久后发明东坡肉呢。
回复